• 2011-03-23

    21:55:00
    by
    黑龙江

    K is short for Kui

          我曾经有过这整整一套明信片,从A到Z。后来它们中的一部分被写上了一些欢愉的字,后来欢愉变成了尴尬。于是这套片被丢弃了,连同一些别的东西。

          “我想偶尔寄明信片给你。”
          “我还是希望你当面交给我。”

          这个对话没再进行下去,被搁浅了的A到Z,就永远搁浅了。我之前总是觉得时间很长,长得甚至连A到Z都不过只是其中的一个小花招而已。现在终于了解,时间是短暂的,远比从A到Z还要短暂得多。

          总爱说忘记的人,其实记得最牢。一直说记得的人,倒未必真记得。其实记得和忘记都好,在所有不舍、愤懑、留恋和惋惜都褪去之后,记得还是忘记就再没什么不同了。

          不过我跟这套明信片倒是缘分未尽,昨天居然收到其中的这一张。曾经一直想着寄给别人,都忘了其实也可以自己收的。我从来没有成套情结,这一次更是这样,K=Kui,葵,我自己。就这一张,足够了。

          谢谢李小楠寄来的这个惊喜。哈尔滨中央邮政的日戳,我很喜欢,尽管盖得模糊不清。

          既然可遇不可求,let it be,总会相遇的。我是说明信片:)

  • 2009-10-30

    21:52:33
    by
    北京

    这就叫有福之人不用忙(之一)

    部分来自2008.8.17旧文
    ————————————————

          我什么也没干,向谁也没要求。整个一个坐享其成~ 我自己都乐了:“这都行!”


    北京奥运会主新闻中心(MPC)临时邮戳      2008年8月8日晚8点的鸟巢临时邮戳


    2008年8月8日鸟巢 开幕式现场寄出的美好祝福 纪念邮戳


    2008残奥会闭幕式现场 “寄给未来的信”纪念明信片

          很多东西都是这样吧。求是求不来的。抱着顺其自然的心情,反倒柳暗花明了。


    鸟巢

          对于铮铮和梅同学来说,具有特别意义的那个夏天。收到留存她们的明信片,好像我也留住了她们的那段记忆一样。

          谢谢铮铮,谢谢小梅同学。只靠自己,还是做不到所有的事啊。有朋友真好。

  • 2009-08-17

    22:49:58
    by
    北京

    夏天就是要强烈的颜色

           每个夏天都是限量版,每个夏天都不能错过。

           上个礼拜,我的信箱飘出一张鲜艳的明信片。能引起欢愉的鲜艳,是夏天的颜色。

             

           她说遇到我真好,她说愿我得偿所愿。

             

           我一直都是幸运的人。不断遇见美好的人,更为奇迹的是,你们居然刚好也认为我是美好的人。

           谢谢亲爱的小兔。谢谢这个夏天。

  • 2009-08-04

    20:41:21
    by
    西藏

    遥远滴西藏

          它太与众不同,又不易实现。于是,行者皆心生向往。

          以前同事的朋友,率队自驾去西藏。我拜托他们寄了纳木错的门票片回来。
        

          据说自驾的过程有惊无险,很传奇。如果是更熟的朋友,大概我会摆脱他们沿路发片给我,感受他们的行程——老实说,我非常羡慕。

          下面是铮铮转送的从布达拉宫寄回的明信片。人文景观总是更容易联想到人。我曾经看过摄影爱好者游历西藏的照片,那些藏地的阳光,那些藏人的笑容,纯洁得甚至让我羞愧。我喜欢阳光,喜欢人,喜欢布达拉宫。
          布达拉宫

          “来吧来吧我们一起回拉萨,回到我们阔别已经很久的家……”郑钧唱得很感人,我们妄图回归阔别已久的纯净,以得到救赎。
    西藏拉萨 图像-348776

          两天前收到萝卜的明信片。岗巴冰湖。这貌似跟布达拉宫那张是同一套的。
          33532543

          17天前寄自西藏定日县珠峰大本营。这张片走得好辛苦哇。这里是不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邮局?
     珠穆朗玛峰大本营景戳 图像-34675654

          好棒!谢谢厉害的萝卜。

  • 2009-07-22

    21:49:41
    by

    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

    2006.10.13 旧文
    ———————————

          昨天,寄给晚的明信片上,写着这么一句: “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出自岑参的短诗。

          偶在他乡的路上遇见回程的熟人,没有纸笔能留下只言片语,只好烦你带一个口信给家乡惦记我的人,就说我一切安好。

          整个一套明信片,就是因为看见这句话买下的。

          当我从旧货摊上拣起它们的时候,它们正被夏天的阳光晒得发热。那句话摸在手上也热热的,我心里突然生出些羡慕的滋味来。

          那个年代,传递消息远没有现在来得容易,是不是这一句“平安”也就比现在来得珍贵?

          朋友曾跟我说,想回到古代。我用没法上网来反驳他,可是他却说:“那个年代,自有那个年代的乐趣。”

                  平安保险-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绘画明信片,诗歌明信片

          但愿,晚能喜欢我寄的卡片。

  • 2009-04-13

    21:46:39
    by
    黑龙江

    titanic的小记忆

         两年前笨笨丫头寄来的片。

          我记得当时笨笨丫头说,是珍藏很久的片,所以索片的人一定要在她的发片帖里为titanic写下几句什么,才能得到一张。

          我写了。然后收到上面的那张片。好玩儿的事就发生了。

          我在笨笨丫头的那个发片贴上并没有提到关于整部电影我最心动的台词。我其实也不知道笨笨丫头到底都有哪些样子的titanic片。我想她应该也是随意寄给我的这张,然而这张明信片上就赫然印着我最爱的那句对白。

          "you see people." "i see you."  “你看透人的心。”“我看透你。”在甲板上看那些素描画的时候。

          很意外的一个小惊喜。我觉得一张有爱的明信片,注定会寄给对的人。

          i'm the Miss Right.  :)

          谢谢笨笨丫头。也谢谢铮铮,让我想起这张片~

  • 2009-03-15

    22:25:51
    by
    北京

    从前,那个“小葵”啊~

    这是去年9月Abay寄给我的。应该是连环画封面的系列明信片。

    一个民间神话,我没听过的。

    看起来那是条大蛇吧。其实是蜈蚣精。领会精神。Abay在这张片上这么写:               

    然后我就看了上面那个故事简介,然后我就笑场了。

    好吧,最终这个小葵姑娘选择了诚实、善良、聪明又勇敢的人,然后过着幸福的生活。

    真是让人羡慕的故事。哈~

    谢谢Abay,我想你寄给我这张片的时候,也同样笑得很开心吧。

    我也一样对未来的幸福生活充满信心。

  • 2009-01-04

    23:09:12
    by
    浙江

    “葵巷”、“留下”

    2007.9.2 旧文 
    ——————————

            自打包子同学告诉我,杭州那个叫“葵巷”的地方,几经辗转,我终于收到了盖着这枚邮戳的明信片。感谢fashion。一共盖了三个也没见清楚到哪儿去,这邮局的确该换邮戳了~      

                                                    

            我没去过杭州,印象里它是那种总可以入诗入画的地方。西湖畔断桥上借伞挡雨,听着肯定比穿胡同儿躲大风大泥点子有味道。无关风月,我们只说景。不过提到南方,我向往的全然不是那些大风景,眼前出现的画面都是那种湿漉漉的悠长的小台阶。大凡旅游城市都有过度开发的通病,也常听有人说杭州也不再是之前的杭州了。我一向也是在这话之后跟着叹气的腔调,可是前几天我看到有人这么说:不论北平再怎么改变,真正的北平人还是能够看得到他们的北平(大意如此)。感谢他的点拨,我想这句用在杭州身上亦可。北京的“百花深处”以前是真的种满了花儿,那么杭州的葵巷是不是曾经也种着向日葵?我希望是。       

                                                     

            另外这一枚是地球的小孩学校附近的地名,“留下”。我还笑问她是不是去了那里的人后来就真的留下不走了,呵。这地名,好像是个邀请。你猜我会不会也在哪天心血来潮就逛啊逛到葵巷,然后就此留下,再不回来了?老实说这想法其实不坏,只是我怕我到时又要思念胡同儿里那大风大泥点子了。

  • 2008-12-25

    22:25:13
    by
    江苏

    圣诞快乐

            昨天晚上在KFC,我看见那些个好笑的圣诞帽。于是我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句:圣诞快乐。

            我一点都不在乎圣诞节,只是为了得到一个微笑的回复。 

            圣诞卡

            大街上那些用尽浑身解数的圣诞气氛,都不及这一句:我是你的圣诞老人。

            谢谢小鱼。圣诞快乐。

  • 2008-12-24

    23:27:03
    by
    苏联

    一张前苏的老片

    一张前苏的老片

            旧货市场淘到一张50年代前苏联的老片,空白没写字。不知道它曾经的主人是谁,怎么到了中国,又为什么没有写字……看,原来不用寄的,明信片也可以流通。呵呵。

            跟那些发行量大得出奇,画面俗气的有奖明信片相比,这张饱经沧桑的旧片更容易引发联想吧。在大跳大闹之余,总是想看看那些旧的、老的、慢的、静的……

            从那么那么远的地方,从那么那么多年以前,辗转静静躺在我手上。这就是这张明信片与我的缘分。

            如果硬要为这张片配一首曲子,定是手风琴舒扬地响起。

  • 2008-12-24

    23:23:00
    by
    云南

    缘起明信片

            我老爱说“收集”而不是“收藏”。重点在“集”,非“藏”。

            古人说: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我觉得有理。所谓性情中人,比如爱一支球队,比如爱一只猫。

            其实也已经不太记得,收到的第一张明信片是什么了。我只记得对于当时那个茫然又焦躁的我来说,那一张张从信箱飘出的明信片,着实是一种慰藉。我由此看到新风景,听到新故事,认识新朋友。由此,我开始等待从世界各地寄来的明信片,同时我也知道,正有人等着我寄去的明信片。你看,我不是一个人。
          纳西古城的四方街

            这张四方街的黑白片,我收到过两张,都是从丽江四方街实地寄来的。第一次收到的时候,耳机里正传来范晓萱的《消失》,我拿着这张明信片,心脏狂跳不止。第二次收到的时候,陈升已经写出了《丽江的春天》。“也许会有一天,我们终需要分别。小河尽头四方街,你在那里等着我……”我轻轻地哼着。迄今为止,这仍是我最喜欢的风光片。因为一张明信片,让我很想亲眼去看看这个地方。

            “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收集就是我的癖,所以我也是个有深情的可交之人。嘿嘿嘿。

            在这里。讲讲缘分,讲讲明信片。